嫩绿的叶子从树枝脱落,在阳光里缓缓飘落公路中间黄色的虚线,一只车轮碾过来,将它卷起扑去另一边的车道。

  一辆印有‘旅游环线’字样的大巴按响喇叭,嗡的驶过一个弯道,亮起右转弯灯,进入收费站,出了高速路口。

  过道正中播放着MV,悠扬舒缓的音乐正传出,两侧的座位,还有不少空下来的位置,三三两两的身影坐那里,看着沿途的风景。

  “亲家母,咱们这是去哪儿啊,出交河县怕是有两个小时了吧?”

  王素华也在车上,她和老伴儿是在头一天晚上从铜山镇被接来的,期初还有些不愿意跑那么远一趟,可夏建斌听到儿子夏亦在国外,于是拉着她钻进了车,连换洗的衣服都没带上一件。

  当然,衣物也不需要他俩准备,出远门的时候,沿途周锦给两位老人买了几件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,就说两个娃娃在国外,想我们了,让我们大家一起过去,这不就直接来了,那个小周应该知道的吧?”

  王素华瞄了眼大巴往里的座位上一道阖目假寐的女子,凑近去旁边小声说道:“我不好意思问。”

  两人后面的座位,夏建斌研究着腿上平放的地图,皱着眉头:“我认字不多,但交河县还是知道的,我们从这里出来,一直都在朝北走,两百多公里了吧,亲家公,你看这里是哪里。”

  他指着地图上一个地名,旁边的江建城脸色郁郁,正看着窗外,想着昨天下午的事,心里极不舒坦,听到问来的话语,这才从思绪里回过神来,偏头看去地图。

  “好像到崇穗地界了。”

  江建城向后靠了靠,心里泛起狐疑:“出国不该去百仁市,然后坐飞机吗?怎么坐大巴跑到这边来了,我记得这里穷乡僻壤的,又没机场又没大河的,怎么出国?不会是我女婿故意逗我们四个老的玩儿吧?”

  “逗你?你女婿有那功夫逗你,也不会把自个儿爸妈给带上,闭上嘴好好坐你的车。”徐秋花从前座转过脸来,瞪他一眼:“昨天的事儿还没跟你算呢,小心老娘心里突然不爽,把你从这窗户丢出去。”

  江建城缩了缩脖子,双手插进袖口里向后靠了一下,嘀咕:“亲家母、亲家公都在呢,也不说留给面子。”

  “你也知道亲家公和亲家母在啊,你听听刚才你说的什么话,要是你祖宗知道了,灵位都羞的栽下来!”

  “你够了啊!?”

  “还不服气了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  “你过来啊?!”

  四个老的其实没多大的见识,一路上聊的也都是家长里短的事,夏琳和她那闺蜜自然也不敢兴趣,两人戴着一副耳机,安静的听着里面的音乐,拿着手机刷屏,不时朝外照一张风景,发到朋友圈里。

  江建城夫妇争吵声渐大起来,两女取下耳机,望过去时,后面假寐的周锦睁开眼睛,起身走了过去。

  争吵的夫妇俩便也住了嘴,悻悻的坐回座位上。

  江建城抱着双臂哼了声,岔开话:“说是旅行,我们连去哪儿都不知道,一路上还尽受气。”

  “老板在的地方,其实我也没去过,”靠着侧面的座椅,弹了弹猩红的指甲:“但至少我们确实是在去的路上。”

  “小周啊。”

  王素华有些不放心的站起来,挤出一点微笑:“小亦他现在到底在做什么?突然一下又是大别墅,又是豪华的车,我这个妈的,却什么都不知道,你是他手底下的人,我不好问他,就想在你这里打听打听。”

  夏建斌、徐秋花、江建城也都望去周锦,毕竟突然间,夏亦变得那么有钱,让四人都不放心。

  周锦回走,一屁股坐到不远的座位上:“你们放心,老板吃拨款的,上面拨下来的资金。”

  “上面?”四人下意识的抬头,除了车顶什么也没看出来。

  “反正你的意思就是来路干净就是了?”江建城松了口气,忽然拍响巴掌,唰的站了起来:“我们这算是家庭旅行吧,那后面那个大胡子为什么跟着?!”

  他指去的方向,大巴往里最后一排,穿着中山装,身材粗矮,留着大胡子的身影拿着手机,手指飞快的按着,或许听到有人说他,抬起头来,镜片反光,嘿嘿笑了两声。

  “那是搭顺风车的,我也不知道是谁,反正有人交代,跟我们一起。”周锦耸耸肩,又闭上眼睛休息。

  这时,后排那人收起手机,抚着两边走了过来,看着一脸郁郁的江建城,来到他后座拍了拍肩膀。

  “小老弟,咱们可是有缘啊。”

  徐秋花狐疑的瞥了瞥二人:“你们认识?”

  “不认识!”

  “认识!”

  那边,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出口,那大胡子看了看妇人,随后摆了摆手,改口:“那就算不认识吧。”

  江建城瞪着他,在徐秋花审视的目光里,如坐针毡,旁边的夏建斌拍拍他大腿,笑起来:“老弟,这女人啊,就像庄稼,既要爱护心疼,也要动手的。”

  “嗯?”王素华转过脸来。

  前者得意的挺起胸膛:“动手才能更加爱护!男人啊,一辈子耕一块地,不能只是勤快,还要适当的让地缓一缓,地贫了,种什么都不成。”

  “这位老弟说的好!”

  大胡子抚了抚鼻梁上的眼镜,对夏建斌刚刚那番话颇为欣赏:“土地与女人都一样,老弟说的透彻,要是还在我那个时代,操,封你当个大司农!”

  徐秋花站了起来:“嘿,你这大胡子怎么说话呢?”

  “操说…..”

  “还敢骂人!”

  吵吵嚷嚷的声音在车内持续,颇为热闹的大巴穿过一段隧道,进入山区,在一个岔路口转向,驶向另一条较为偏僻没有任何指示牌的公路。

  夏蝉在两侧大山绿野间此起彼伏的嘶鸣,临公路的侧面,一条能见水底的江水缓缓流淌,垂下水面的树枝,一只白色的水鸟梳理着羽毛,看着响着争吵的大巴车缓缓驶了过去。

  不久。

  驾驶室响起马邦的声音:“别说话,我们到了!”

  “到国外了?”

  玩手机的小霜第一个站起来朝外望去,看到的却是一辆辆迷彩的军用吉普停靠在路边,真枪实弹的士兵沿途警戒,看着阳光在枪口的金属倒映的冷芒,吓得她坐了回去,声音都变得结结巴巴:“外面怎么有当兵的啊…..还拿着枪,咱们是来干什么的啊?”

  其他人脸上也多有忐忑的神色,就连周锦一时间也感到有些不安,她是第一次过来。

  “老马,你没走错路吧?”

  “没…..没有,就按着陈沙给的导航过来的。”

  说话间,那大胡子却是笑出声,豪迈的挥手:“都是保家卫国的勇士,难道你们还怕自己家里人?走随操下去。”

  “这老家伙,半句都离不开操…..”

  徐秋花嘟囔一句,与其他人心情忐忑的走下大巴,迎面几名士兵过来,检查了行李和随身的物品后,便放行过去,前面有人引路,跟着走进大山的侧后方,沿途的道路风景渐渐变了模样。

  山壁上多了金属的结构,各种管道铺陈在下面,偶尔还有淡蓝色的光芒唰的一下闪过去,有种科幻电影的错觉。

  “前面有人接你们!”

  引路的人告辞离开,前方一扇巨大的机械门侧面不远,一道娇小的身影正坐在堆积的几个大铁箱上面,啃着什么食物,见到周锦一行人过来,连忙站去上面,兴奋的挥了挥手。

  然后,跳下来:“这边这边!!”

  “看到你,我心里总算松一口气了。”马邦早就一身冷汗,见到犬女的瞬间,彻底放松下来,“红毛他们是不是也来了?他们人呢?”

  “早就去找夏亦了啊,你们不知道啊?”

  郭满媛掰着手指头,歪着脖子看着天空:“我想想,除了他们三个,还有老李、电蟒、虚刀、狂鼠……唔,好像还有一个叫白宁的,带了一大帮人过去了,前几天,还有更多,不过上面不让我们看,就听到踏踏踏的声音,一直到天亮都没完。”

  “那是马蹄声。”众人后面的大胡子插口道。

  “你知道哦?”

  大胡子哈哈大笑起来,望着前方的金属大门:“操纵马一生,岂能听不出铁蹄征伐之音,遥想许都之时……”

  “走了走了,别理这大胡子,神经病。”

  马邦推着犬女走出几步,陡然停下来,回头:“嘿,胖子呢?他下车了没?”

  “来了来了!”

  远远的,来时的方向,赵德柱背着大包,戴了一顶鸭嘴帽屁颠屁颠的跑过来,气喘吁吁的看着众人。

  “你们走的时候,也不叫我一声,要不是上来的士兵把我叫醒,差点给忘在车里。”

  “谁叫你玩手机玩的睡着了。”

  胖子表情肃穆认真的晃了晃手机:“我那是正事!”说了句,转过头看去四周,“老亦让咱们到这里做什么?感觉像是电影里的秘密研究所啊。”

  不光是他们一行人,其实就连四周警戒布防的士兵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是做什么的。

  风吹过峡谷,上方两侧茂密的树林哗啦啦一片轻响。

  自一年前,夏亦跟通勤局万国豪定下了交易,不久后,这处地方便开始有了军车驶入,大批的工程人员、科研也随后入驻,各种科幻般的建筑贴着山壁搭建起来,做着秘密工作。

  同时,交河县也突然多了一家名叫天视的科技公司,当中的组成部分,有曾经在百仁市有名的天互公司做为骨架搭建,也是政府极力撮合下完成的兼并,重新组合,甚至与远在大洋彼岸的米国安克雷顿有着技术上的互通联系。

  当然,这当中有许多都是国家层面上的商业机密,并不对外公开。

  两家技术共通之后,原处于这片峡谷当中的研究也随之扩展,搭建出了一扇几乎与峡谷相等,约一百米的巨大传送门。

  对于,光门的另一边,大致的信息,华国这里了解一部分,为了安全起见,还是让军队把守,等到那边第一个驻地建立,成功开辟出安全地带后,与那边的文明进行建交,关于异界的消息,将随之公开,并且对外开放。

  甚至是旅游。

  至于光门维持的能源,将由夏亦源源不断的供给,前提的条件,则是属于他的人,可以先行过来,而且往后畅通无阻。

  “这是真是伟大到令人颤抖的设想……”做为天视公司代言人的陈耀祖,牵着女儿站在峡谷研究所全境台上,看着一点一点的巨大传送门,在无数工程人员的电焊光里,搭建起了雄伟的外表装饰。

  这些,都是他这辈子从未想过的事,居然在手里一步步完成了。

  “走吧,茜茜,我们也过去看看。”

  “嗯!”小女孩转身将椅子上的书包背上,拉着父亲的手,走下平台,仰起小脸:“那边会有很多怪物吗?”

  “应该有吧,而且还有各种各样的种族。”

  “那我可以将它们画下来吗?老师布置的暑假作业里,就有让我们画一幅快乐的暑假。”

  “其他人不行,不过你是我女儿,那就可以。”

  父女俩牵着走过来往的人群,远方,还有车辆驶来这边,名叫酒井惠子的女人,带着儿子真吾走下大巴,也将抵达这里。

  “人齐了,我们走吧。”

  郭满媛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面小旗,兴奋的举过头顶摇晃,在周围士兵望来的目光里,大喊。

  “——出发咯!”

  兵器大师

  兵器大师

欢迎大家访问:奇幻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qhbooks.com/book/21007/445/